文章内容

    应该重视公文美学研究


    我国目前的公文写作,无论是从写作的指导思想,还是从写作的内容、形式,大多沿袭解放以后的格式。与之相对应,我国的公文研究也侧重于对公文的表意功能、文体与格式的规范化等方面的研究。当上述公文研究成果已成为大家的普遍共识时,公文研究有待进一步的深入,走向公文史研究、公文美学研究、公文深层次结构研究。

         对于当前的公文写作界来说,公文美学研究尤其迫切。一是时代的发展,社会生活的丰富,要求公文写作进一步增强自己的表意功能;二是社会生活的多元化,公文题材的多样化,要求公文写作形式的多姿多彩;三是千篇一律、繁杂冗长、语言干涩的公文,已严重影响了阅读者的接受心理,影响到公文效力的发挥,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部门或行业效率低下的象征;四是公文自身的发展,要求公文作品更简洁、更理致,具有独特的美学底蕴。

    重视公文美学研究,还不能割断我国公文创作与理论研究的历史与传统。我国公文写作起步很早,几乎与文字的产生同步;在它的源远流长的历程中,产生了许多公文作品典范。这些作品典范不仅有着很强的应用价值,以其真实性与现实针对性影响着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社会生活等诸多方面,起着“经国之大业”的作用;而且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极富美学意味,以至许多作者都想籍之追求生命的永恒,把它作为“不朽之盛事”。不仅如此,我国的公文美学研究也特别发达,甚至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即已达到顶峰,形成了包含系统的理论探讨与专业创作手法在内的“体大虑周”的体系(如《文心雕龙》),并直至清末而长盛不衰。

    随着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深入人心,公众对公文创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必须吸取几千年来成千上万的专业人士在公文写作与公文研究方面的“合理的因子”和“美的因子”,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的公文创作更丰满、更有力,才能使我们的公文研究更深入,达到内容上的丰富、理论上的创新,指导着当前的公文创作。

     

    (该文载《应用写作》2003年第6期;作者:姜晓云)